手機版當前位置: 主頁 > 申論 > 申論模擬 >

2010年湖南公務員錄用考試申論標準預測試卷2

來源:2010湖南公考申論標準預測卷      2010-04-11

一、注意事項

1.申論考試是對應考者閱讀理解能力、綜合分析能力、提出和解決問題能力、文字表達能力的測試。

2.參考時限:閱讀資料40分鐘,作答110分鐘。

3.仔細閱讀給定資料,按照后面提出的“作答要求”作答。

 

二、給定資料

資料一

近幾年來,不少地方出現了“網絡募捐熱”:一些人紛紛自建網站,通過網上發布求助信息的方式開展募捐。對于這種做法,有些人認為應該提倡,也有些人認為應該禁止,還有些人主張既不應該提倡也不應該禁止。不管怎樣,網絡已經成為一個新的慈善平臺,網上募捐日漸成為一種公益文化。 2000年,河北省無極縣中醫院職工盧英紅建立了名為“愛心無限”的個人網站,并利用業余時間到河北各地農村尋找貧困孩子,把家庭確實困難、綜合素質良好的學生,作為資助對象在網上進行發布。全國各地網友寄來善款、文具、衣物后,他再分別轉郵給孩子們,有的還專程上門送去。為了增加“愛心無限”網站的點擊率,2002年,他拿出家里僅有的1萬多元錢,購買了服務器托管在北京一家公司,并申請了國際域名。一批批被救助對象的信息上網了,大量愛心人士的現金匯入了盧英紅的賬號,再由他代理發往救助對象手中。他把每一筆資金、每一批衣服的來龍去脈都清清楚楚地公布到網站上。6年來,盧英紅募捐到的款物,折合人民幣已達30多萬元。 2005年11月27日,江蘇啟東的季吳畏因罹患白血病,在出生一年半之后就離開了人世。盡管這個小生命因為醫學的無力挽回而逝去,但其短暫的一生,卻經歷了一次完善的網絡救助和臨終關懷。搖籃網上數千位年輕的媽媽向小吳畏伸出了援助之手,讓吳畏的父母在不幸之中感受到了人問溫情。截至11月27日,救助吳畏的捐款總額超過了11萬元。

其中,已使用資金7.8萬元,剩余資金3.2萬元。捐款和款項使用情況,在搖籃網上都有網友“我愛季吳畏”的詳細公示。對于剩余的捐款,季吳畏父母表示將捐獻給更需要的孩子,希望好心的媽媽(爸爸)以后繼續關注其他需要關愛的孩子們。小吳畏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得到數萬網友的關心和救助,除了相關兒童救助機構和熱心網友的支持外,主要是由于搖籃網充分扮演了信息公開的中間人角色,既保護了當事人,也對廣大網友負責。 2006年7月,受4號臺風“碧利斯”影響,廣東韶關、清遠等地遭受了罕見的洪澇災害。位于粵北山區的小城樂昌,一夜之間被洪水淹沒,成為受災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各方紛紛伸出援助之手,其中一個最引人注目之處,便是網絡成為民間賑災的一個新的平臺。據不完全統計,7月底以來,熱心人通過網絡途徑,向樂昌市捐贈的各種物資達13噸之多,包括衣物、被褥、藥品、食品、瓶裝水等災區人民用得上的物品。洪災無情,網絡有情。網絡募捐熱,成為此次捐贈樂昌熱潮中的一個亮點。

2007年1月8日,銀川市興源回民中學“育龍閱覽室”面向學生開放,閱覽室的所有書籍都是由來自山西在該校支教的梁宏明等4名青年志愿者,通過互聯網發起的“貧困學生幫扶行動”募集而來。志愿者們還表示將繼續通過網絡募集的方式,再為寧夏山村學;I建更多的閱覽室。 “扶貧濟困送溫暖”活動是江澤民同志倡導的。1995年底,他在陜西、甘肅考察時指出,要在全國大中城市開展經常性的捐助活動,支援災區和貧困地區。隨后,以“扶貧濟困送溫暖”為主題的經常性社會捐助活動在全國普遍展開。胡錦濤總書記對這項工作也高度重視,2006年11月29日,專門就組織社會捐助、確保受災群眾過冬衣被等問題作出重要批示。同年,民政部等7部委決定將共產黨員“送溫暖.獻愛心”活動與已經在全國開展的“扶貧濟困送溫暖”活動結合起來,統一部署,統一行動,并確定每年的11月都要為困難群眾籌集款物。一個全國性、經常性的社會捐助機制已經形成,并正在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作為一種全新的聯系方式,互聯網的快捷廣泛以及它的交互性,是其他任何媒體所無法比擬的,它帶給人們的不僅僅是信息、娛樂、知識和技術。當一個人的呼喊馬上可以傳遍全世界,而且立即就能得到回應的時候,網絡募捐就成為互聯網應用的一個重要功能。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2006年1月份的調查,我國網民總人數已達到11100萬人。試想一下,如果每個上網用戶都瀏覽一條網絡求助信息,且每人只捐出一分錢,那就有111萬元,更何況有些人并不只捐一分錢,那可就是相當大的一筆數目。俗話說,“眾人拾柴火焰高”,況且網絡聯系著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它不受地域和時間的限制,向慈善機構在網上公布的一個固定賬戶打上自己愿意捐贈的數目,受助者立刻就能收到捐款。對于受助者可以說是解了燃眉之急,有助于他們比較快地擺脫所處的困境。

資料二

2005年9月15日,西南大學文學院女生陳某,以“賣身救母”的網名在天涯社區重慶版發帖子,為身患肝病的母親求援。帖子稱,媽媽因肝病生命垂危,陳某賣掉了家里的住房,籌集手術費,讓媽媽接受肝移植手術?尚g后恢復不理想,專家認為應該做二次肝移植術,需要幾十萬元手術費。陳某在求助信的結尾處寫道:“我多么希望有好心人能救救我媽媽!我寧愿賣掉我自己。”帖子發出后,該學生的個人賬號很快收到各地網友超過10萬元的捐款。但隨后一位網友發出的一篇題為《賣身救母的真相》的帖子,引來了眾多網友對陳某“賣身救母”真實性的懷疑。該帖子說,陳某生活奢侈,身穿價值近千元的阿迪和耐克新款服裝。該帖子稱,陳某利用了媒體,其行為有欺騙性質。

10月19日,天涯社區網上又出現了一篇《“賣身救母”事件調查實況》的帖子,發帖者與另一名網友趕赴重慶“獨立調查”發現,陳某的母親是瀘州檢察院職工,第一次手術的費用是30多萬元,由于享受醫療保險,醫保機構按照標準支付了15萬元,檢察院職工為她募捐2萬多元。如果她進行第二次手術,需要30~40萬元,醫保能再支付15萬元。但關于其母享受醫保這一點,陳某始終沒有提及。該調查引起了許多網友對陳某的不滿,一些網友說:我們的社會需要真誠,我們應該建立一種完善的捐助機制,受助人理應公開情況。網友的討伐與質疑,集中在陳某有選擇地公開求援信息,影響了捐助人的知情權。這些聲音在10月23日陳某的母親去世之后開始變弱,但仍有網友不肯罷休,甚至表示要將陳某告上法庭。對此,陳某和她的親戚表示,將選擇一個適當渠道公布詳細賬目,同時希望能有司法部門介入調查,將真相告訴公眾。他們還呼吁能夠出現專門的機構監管網上民間捐贈,這樣當事人就不會再受到類似的傷害。

自9月15日陳某在網上發出求助的帖子至其母手術后去世,再到后來迫于巨大的輿論和心理壓力陳某休學回家,網絡上各種觀點包括對陳某、對“獨立調查人”的支持與“討伐”等,展開了尖銳激烈的爭論,甚至出現了許多非理性的謾罵攻擊。包括央視和許多重要的平面媒體也對此事件進行了深入采訪報道,網絡募捐一時成為社會上最引人關注的焦點,陳某則成為當年我國最“著名”的網絡人物之一。

資料三

前不久,在“無憂團購”網站上,網友“雪兒媽”自述:雪兒已經持續7天發熱,并且都在38。C左右,頭一晚上身上開始冒出了小紅點,患白血病的可能性有70%,治療這種病需要20萬元。“雪兒媽”還發布了團購奶粉和超低價“幫寶適”嬰兒尿片的消息,希望網友們通過購買自己己代理的產品來幫助自己。這件事打動了不少網民,他們紛紛捐錢,近200名已做媽媽的網友向她訂購商品,累計金額達到12萬元,其中一位姓陸的女士通過網上銀行支付了33000元,向“雪兒媽”購買嬰兒尿片?珊髞,人們發現所有向“雪兒媽”購買奶粉和嬰兒尿片的媽媽們,都遲遲拿不到“雪兒媽”的貨品,“雪兒媽”接到匯款后,總是以各種理由搪塞,而且人們還偶然發現,在網上與“雪兒媽”一唱一和的網友“孫邁克”和“靜靜的守護者”,上網使用的IP地址,竟然與“雪兒媽”完全相同。網友們終于認識到,這是一場精心設計的騙局。

資料四

據《半島晨報》報道,2009年8月15日,一場拯救白血病少女的網絡募捐活動在大連天健網論壇展 開。接受捐助的對象是一位網名叫做“奔跑中的鴕鳥”(以下簡稱鴕鳥)的女性網友——鴕鳥的女兒田田已 被檢查出患有白血病近4個月。

然而,這起看似普通的網絡募捐活動,卻引起一場軒然大波。風波的起因是有網友懷疑,經營畫廊的 鴕鳥應該很富裕,根本不需要接受捐助。

隨著質疑聲音的出現,一場信任危機漸漸影響了這次愛心捐助,網絡募捐最終演變成為一場網絡口水 戰。募捐發起人、愛心網友、接受捐助者,幾乎每個人在這場口水戰中,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傷害。

這起網絡募捐風波經本報報道后,引起了包括中央電視臺《人與社會》、遼寧電視臺《王剛講故事》、江 蘇電視臺《證明》等電視欄目的關注!锻鮿傊v故事》欄目組的3位記者來到大連,對這起募捐風波中的各 方當事人進行了采訪。

“隨著網絡的普及,隨著公眾參與愛心活動的愿望和熱情不斷提高,網絡募捐也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我 們的視野中。”《王剛講故事》欄目組記者劉洋說,“這種發起于虛擬世界的民間愛心活動,如何才能健康有 序地發展,可能沒有成型的理論。正因為如此,作為媒體人,我們才會特別關注這起發生在大連的網絡募 捐風波。”

“在這起事件中,募捐發起人如何才能取信于愛心網友,無疑是個關鍵。”《王剛講故事》欄目組編導趙 雷說,“沖突的原因是‘不信任”或是另有原因?不管怎么說,這起事件里包含的一些內容,不僅在網絡虛 擬世界中存在,在現實生活中也同樣存在。”“最初面對一些對我的家庭收入和搞這次募捐的初衷提出質疑、批評、甚至是惡語攻擊的網友時,我有 點懵了,真的很難冷靜下來。”鴕鳥說,“這幾天,我開始自我反思。在反思中我意識到,當初在反駁一些網 友的觀點時,我說了一些傷害大家感情的話,這很不應該。”

鴕鳥說,過去的事情已經無法挽回,她也不愿再去多想,F在最讓她感到憂傷的是,一向對戰勝疾病 充滿信心的女兒田田,受募捐風波的影響,已經拒絕繼續治療。

“孩子很敏感,她可能是不希望因為她的病,而讓我和一些關心她的叔叔、阿姨受傷害,所以才會拒絕 治療。”說到這里時,鴕鳥打開了田田在化療期問給自己拍的照片。盡管田田的頭發已全部脫落,但她頑皮 可愛的表情,仍然能夠讓人感受到這個少女堅強、躍動的生命力。“你看這副口罩,這是田田住院時戴的, 她頑皮地在口罩上畫了一些卡通圖案,醫生、護士們看了,都忍不住要發笑。”

“但是現在,田田的快樂不見了。”鴕鳥流著淚說,“因為沒有錢,田田的最佳手術期已經被拖延了4多 個月,接下來如果再放棄化療,我真的不敢去想后果。”

提起這場風波,一位網友認為:“網絡是一個供大家發表各自觀點的地方,不可能讓所有人都認同你的 募捐活動。但是募捐的組織者卻擺出一副批評不得的架勢,誰一提意見,他們就用‘沒有愛心’的大帽子壓 人,所以才會引來許多網友的反感。”

“要想在網絡上組織募捐,就一定要盡可能把所有細節都公布出來。”另一位網友說,“因為組織者沒能 做到這一點,所以網友才會認為他們是在騙錢。久而久之,網絡募捐慢慢就會演變成‘街頭乞討’,讓人分 不清誰真貧困,誰是職業乞丐。”

不過,也有網友提出了這樣的疑問:“假如有網友懷疑,難道就不能實地調查一下嗎?說到底,還是人 與人之間缺乏信任基礎。”這位網友舉了這樣一個例子,“有個網友發了幾張照片,背景是一個空間很大的 畫廊。有網友說,這就是鴕鳥的畫廊。我去調查過,那個所謂很大的畫廊,其實是一家商場的走廊通道,根 本就不是鴕鳥那個10多平方米經營面積的小畫廊。”

信息報錯網站上的任何錯誤,請提交給我們
預測,試卷,標準,錄用,考試,公務員,慈善,募捐,網絡,社會
nba直播免费直播 香港平特一肖最准论坛 大连娱网棋牌游戏大厅 炒股行情软件哪个好 二分彩开奖公告查询 黑龙江22选5奖池74期 全民欢乐捕鱼礼包码 波克棋牌斗地主 原油期货配资的合法平台 河南快赢481app下载地址 浙冮体彩6十1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