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當前位置: 主頁 > 申論 > 申論真題 >

2008年內蒙古公務員考試《申論》真題

來源:08年內蒙古申論真題   本站編輯 婷   2008-12-31
本文導航

2008年內蒙古公務員考試《申論》真題

一、注意事項

  1.申論考試是對應考者閱讀理解能力、綜合分析能力、提出和解決問題能力、文字表達能力的測試。

  2.作答參考時限:時限150分鐘。其中閱讀資料40分鐘,作答110分鐘。

  3.仔細閱讀給定資料,按照后面提出的“申論要求” 依次作答。

 

二、給定資料

資料一

  牛肉面俗稱“牛肉拉面”,是蘭州餐飲業的一張名片。黃河岸邊的古城蘭州,牛肉面館遍布每個街巷。

  2007年6月16日,蘭州市西固區市民首先發現,他們鐘愛的“牛大碗”竟一夜之間上漲0.5元,小碗牛肉面由原來2.3元上漲到2.8元,大碗由原來2.5元上漲到3元。有市民驚呼:吃不起牛肉面了!

  6月26日,蘭州市物價局聯合蘭州市工商局、質監局、衛生局和蘭州牛肉拉面行業協會出臺《關于規范蘭州市牛肉面行業價格行為的通知》,決定對蘭州市780余家牛肉面館按特級、一級、二級、普通級四個級別進行分等定級,實行優質定價,并限制每個級別的最高價。其中規定普通級牛肉面館大碗牛肉面不得超過2.5元,小碗不得超過2.3元;通知還說,凡不按規定報批登記的牛肉面館,一律執行普通級的規定價格,違者按《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進行處罰。

  限價令一出,輿論嘩然。“限價違背市場經濟規律”、“限回了計劃經濟時代”等言論把蘭州市物價局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蘭州市場物價局局長徐希望7月9日接受記者專訪時坦言,自己好比是在“走鋼絲”:管吧,頻頻遭受非議;不管吧,職責所在,良心難安,還容易被市政府納入“不作為”的對象。他介紹說,牛肉面漲價后,群眾意見非常強烈,一天80多個投訴電話,還有轉辦的市長專線,不斷有群眾信訪。一位老者甚至把電話打到了他們辦公室,質問他:“牛肉面反反復復漲價,你們還管不管?”另外,甘肅省人民政府辦公廳2007年4月剛剛下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強民生價格監管工作的通知》,要求價格主管部門把解決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價格利益問題作為工作的重點,進一步加大民生價格監管工作力度?墒窃缭2001年,物價局自身就曾明確表示過,政府已經對牛肉面的價格取消控制,實行市場調節價,價格高低由店家根據成本自行確定。這樣一來,物價局就感到非常為難,最后“動真格的,解決百姓關心的牛肉面價格問題”,卻“沒想到招來這么多的議論。”

 

資料二

  一碗牛肉面到底能賺多少?蘭州市物價局于7月11日委托市工農業產品成本調查隊,選取全市近800家拉面店中的12家,對它們進行生產成本測算。在他們認為科學的數字中,大碗面成本為2.19元。其中包括0.44元的面粉,0.46元的牛肉,還有燃料、水電、工資、稅金、房租等等。于是,2.5元的牛肉面政府估計出的價格空間為每碗3角錢。根據估算,一家小店每天可以用掉3袋面粉,賣掉一袋半面粉做的面條時,就能收回一天成本了。這個數字遠遠低于猜測中所說的40%,卻仍然高于牛肉面“業內人士”承認的利潤。

  馬俊禮經營著蘭州西固區的一家牛肉面館,每天凌晨4點半鐘,他就要早早從家里來到面館。切肉,配好調味的蒜苗、香菜,和面,揉面,打掃衛生,是員工們上班前必須準備好的工作。馬俊禮告訴記者,做牛肉面是一個手工活,也是一個體力活,一碗牛肉面的出鍋要經過十幾道工序,而這些工序都要手工一步一步地操作。為此,店里現在聘了16位員工,這要比一般經營早點的飯店多得多。牛肉面限價規定讓他感到了從來沒有過的壓力。他說 :“兩塊五我們沒法做。”

  馬俊禮對近兩年牛肉面原料的漲價情況進行了這樣的描述:牛肉由原來的6.8元一斤漲到了現在的10元,面粉由原來的每袋75元漲到了現在的81元,拉面工的工資則由原來的1000元,漲到了現在的1300元,每年的稅收也由976元漲到了每年的1445元。讓馬俊禮想不通的是,為什么做牛肉面的面、肉、油等原材料的價格在上漲,而牛肉面卻一定要進行限價。

 

資料三

  從2.5元漲到3元,從天天吃到吃不起,市民們到底能承受多少錢的面?

  一位關注此事的人士為我們提供了一份2001年針對蘭州牛肉面的市場調查。

  每天,蘭州城區的200萬市民中,有36.55%的人愿意去占總數5%的優質面館吃面,在那里,牛肉面價格早就提高到了3元,最貴的拉面賣到了25元,但去的人還是不少。另外,早在6年前,愿意拿出3元吃正餐的市民,就達到了市民總數的55%,根據調查,這些市民并不在乎牛肉面價格上漲到3元。

  家住蘭州市西固區的張奎生,是蘭州市機械化公司的退休工人,每天早上,夫婦倆晨練回來,都要在當地的拉面館吃碗牛肉面。張奎生告訴記者是,對于上漲的5角錢,雖然一些人不以為然,但對于他們退休人員來說,經濟上還是感到了壓力。張奎生夫妻倆的退休金只有1500元左右,生活上并不富裕,這次牛肉面的漲價,也讓他倆每天一碗牛肉面的習慣發生了一些變化。

  記者了解到,如果牛肉面的價格真的進行了限制,一些市民又會產生另外的一種擔心。

  蘭州市民A:“質量肯定差,沒有問題,為什么,這啥東西都有個成本問題的嘛,多少年前是兩塊五,現在肉價是多少錢了。”

  蘭州市民B:“蘭州的牛肉面還是可以的東西,你總不能硬壓下來以后,最后就是味精湯,不給你拿大骨頭熬,你肯定就不行嘛。”

  蘭州市民C:“你搞市場經濟就要以市場決定物價的高低,有些東西漲價,它牛肉面館也控制不住牛肉別漲價,能控制住嗎?”

 

資料四

  牛肉面價格究竟是該政府管?還是讓市場說了算?蘭州的牛肉面經營者和當地物價部門之間,可以說是針鋒相對。物價部門認為,牛肉面漲價背后有經營者聯手串通的嫌疑,違反物價法規。而經營者認為,漲價是否合理最后還得看消費者的態度,物價部門管的有點太寬了。

  老板M經營的面館,由于口味好,地處繁華的十字路口,雖然價格由原來的2.5元漲成了3元,但前來吃牛肉面的顧客還是排起了長隊,每天從早上開門,到下午關門,一直是顧客盈門,絡繹不絕。與其形成鮮明以比的是,離他不遠的這家牛肉面館,價格雖然由原來的3元一碗,降到了現在的2元5角,顧客還是不見增加。

  面館老板W:“你看,我們這附近50米之內,有好多家牛肉面館,他可以選擇三塊的,也可以選擇兩塊五的,附近有賣豆漿油條包子,做的不好你賣多少錢沒人來吃,人家做的好的,排著大隊去吃,是不是,這個是自由,老百姓自由去選擇,這個是比較合理的”。

  面館老板Z:“分等守級下來也不合理,我們這條街上比如有三個面館,你比如給我定了個特級,讓我賣八塊或者賣五塊,顧客不買這個帳,你給我定了八塊又能怎么樣!我們開門做生意,是顧客選擇我們,不是我們選擇顧客。”

  蘭州大學管理學院院長包國憲教授認為,蘭州市物價局的初衷是好的,但方式方法不妥,它的決定已經越出了政府履行職能的邊界,政府應該管質量、管環境、管培訓、管信息披露、管產業的規劃。他建議,公共政策的制定出臺,要建立在充分的調查研究基礎之上,要界定哪些是政府可為的,哪些是不可為的。

 

資料五

  自“限價令”發出后,其合法性一直未得到公眾的認可。

  有關人士指出:首先,按照我國《價格法》的規定,“政府指導價的定價權限和具體適用范圍,以中央和地方的定價目錄為依據”。但目錄中沒有牛肉面的名字,這意味著牛肉面的價格不在政府的指導價的范圍內。其次,如果牛肉面要進入政府定價目錄,則必須“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價格主管部門按照中央定價目錄規定的定價權限和具體適用范圍制定,經本級人民政府審核同意,報國務院價格主管部門審定后公布。”顯然,牛肉面能否進入政府定價目錄,也應該由甘肅省政府的有關部門上報國務院。再次,如果被列入政府定價目錄,在具體制定政府指導價時,還應當事先召開聽證會,廣泛聽取各方意見,但蘭州牛肉面限價令制定過程中并沒有經過上述程序。

  “顯然,蘭州市物價局沒有發布牛肉面限價令的合法權限,屬于無故插手。”有關人士說。

  就蘭州市物價局發布牛肉面限價令一事,記者采訪了當地政府的上一級物價管理部門——甘肅省物價局,但省物價局拒絕就此事表態。

  值得注意的是:蘭州市工商局曾是與蘭州市物價局聯合發出“限價令”的政府部門之一,但蘭州市工商局的有關人士曾透露說:“雖然當時會簽了文件,但我們對限價令并沒有完全認同。”

 

資料六

  記者:“針對蘭州市牛肉面價格上漲的這種問題,蘭州市政府采取了一種限價的手段,您怎么看待這個事?”

  經濟學家劉福垣:“我們現在市場經濟已經進入了一個中期階段,市場機制要求的是產品要按照價值規律正常的調整,而政府限價這還是恢復到計劃經濟的手段,它不利于市場主體的成熟,也不利于市場結構的調整。所以我認為它這個做法是好心辦了錯事。”

  記者:“可是像蘭州當地老百姓確實也說蘭州牛肉面如果價格上漲的話,對他們來講也確實是一種負擔。”

  經濟學家劉福垣:“作為一個消費者,他永遠希望東西越便宜越好,作為一個生產者,他希望他的東西越貴越好。這都是市場的問題,政府不能說老百姓要求賤,你就強迫生產者賤,這兩者之間要靠市場的力量來平衡,而不能聽大家的,包括我們每個人在內。我去吃面,我也希望面是便宜的,但是希望和事實之間的利益分配關系是另外一回事情。既然我們現在搞了市場經濟,就應該要無形的手去調整,政府來打這個官司,當這個裁判員。這樣你迎合了一方,就要損傷另一方。你要想牛肉面便宜,那就要等將來牛肉面生產的價格貴了以后,生產的廠商多了,牛肉面的飯館多了,叫他們去競爭,他們會把牛肉面的價格競爭下來。而現在實際上是吃牛肉面的人在競爭,那只能把它競爭貴,政府管也管不了。”

 

資料七

  2007年12月4日新浪網報道:入冬以來,蘭州市的牛肉面悄悄集體漲價至每碗3元,突破了今年6月當地物價部門2.5元的“限價令”。

  根據甘肅省物價局的監測,從10月底開始,甘肅全省面粉價格開始波動,11月22日全省平均特一面粉價格為每公斤2.54元,較月初上漲7.62%,較上年同期上漲14.41%。食用植物油價格一直處于小幅波動中,11月22日全省平均散裝菜子油價格為每公斤12.52元,桶裝菜子油價格為每桶63.22元,較月初分別上漲14.23%和7.44%,較上年同期價格分別上漲60.10%和42.77%。 部分接受記者采訪的市民表示,現在面粉、油價格上漲大家都了解,因此牛肉面館現在漲價在情理之中。

  部分牛肉面館老板表示,蘭州物價等部門在制定“限價令”時,明確提出在原料價格變動后可以適當調整價格。但政府的價格調整明顯滯后于市場價格的變化,因此他們采取自行調價的措施也是適應市場價格變化的自主行為。

  蘭州市物價局副局長李發庭表示,目前,物價部門已經將牛肉面價格的調整權完全“歸還”市場。牛肉面館可以根據原料的變化適當調整價格。

 

資料八

  2008年1月3日中國法院網、人民網、央視國際網聯合推出2007年中國十大法制新聞,其中第九大新聞是“蘭州物價部門對牛肉面限價引發爭議”。其入選理由為:漩渦中的蘭州市物價局堅持認為;“牛肉面的價格就是蘭州人心目中最重要的民生價格”,但是此舉似乎并沒有討到百姓的好。許多市民認為,現在面價、油價都漲了,牛肉面漲價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市民也表示,對牛肉面漲價五角也不會打舉報電話。消費者追求的是物美價廉,經營者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而政府則是一手牽兩家。單純依靠行政手段,用限價破解民生困局,不能治本,尷尬的限價令就是佐證。

 

資料九

  2008年4月1日《中國民族報》報道:限價事件過了半年多,蘭州牛肉面又一次被推至行業的風口浪尖——品牌店風起云涌,作坊店管理粗放,3元錢一碗的蘭州牛肉面,利潤微薄,一些經營者偷工減料,損害著牛肉面的品牌。

  “西雅軒”餐館的牛肉面,曾經在蘭州市牛肉面大賽上被消費者評為“十佳牛肉面”。每到中午時分,店內就坐滿了就餐的人,取面口還排著隊。幾位在附近工作的政府工作人員說,這間店風味不錯,量也足,同事們吃牛肉面基本都來這家。然而店主馬寶生卻說:“雖然現在牛肉面賣3元一碗,但對我來說,承受的壓力比賣2.5元一碗時大多了。”

  馬寶生仔細地算了成本賬:“牛肉面賣2.5元時,清油5.4元0.5公斤,現在要8.5元,店里現在一天用50公斤左右的清油,僅這一項每天的成本就增加300元左右。牛肉從去年夏天的0.5公斤8.5元漲到13.5元,1袋面粉從70元漲到84元。煤炭去年夏天650元1噸,現在每噸不低于1000元。”馬寶生店里雇了17個人,人員的最低工資從800元調到1000元,最高的拿1600元。這些因素疊加起來,再次抬高了牛肉面的成本,使經營壓力驟然增大。每天不到6時進店,直到晚上8時關門,苦心經營1個月下來,只有2000多元的收入,“現狀就是這樣,一碗面的成本達到兩塊七八了,我還能有多大的贏利?”馬寶生一籌莫展。至于面的質量,馬寶生說,他店里光煮牛肉的調味品就有十幾種,只有用足量的料才能煮出好湯。很多小店做不到這一點,質量當然無從保證了。

  蘭州牛肉面行業競爭進入“白熱化”。在蘭州市,有的一公里長的道路兩邊就有13家牛肉面館。一位經營者有些沮喪地說:“眼下物價較高,平心而論,3元錢已經做不出一碗正宗的蘭州牛肉面了!”

  這些感慨似乎意味著,牛肉面新一輪漲價又要開始了。

 

三、申論要求

(一)用300字的篇幅寫一份情況報告,概述蘭州牛肉面限價事件的來龍去脈。(20分)

 

 

(二)資料八用“尷尬”一詞來形容蘭州牛肉面“限價令”,從給定資料來看,這個“限價令”的尷尬之處體現在什么地方?(25分)

 

 

(三)如果你是一位物價局的公務人員,你認為應當從蘭州牛肉面限價事件中吸取那些教訓?(15分)

 

 

(四)結合給定資料,以《小事情,大道理——從一碗牛肉面的定價說起》為題,寫一篇議論文章,篇幅不少于1000字。(40分)

 

 

本文導航
信息報錯網站上的任何錯誤,請提交給我們
2008年,內蒙古,公務,員考試,申論,真題,
nba直播免费直播 重组股 快3预测 证券投资分析报告范文 体彩河南11选5 幸运28在线预测大白 七星彩排列七开奖号码 河南快赢481的技巧 000688股票分析 河北体彩11选5开奖公布 韩国快乐8技巧